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前沿新论】城乡基础金融服务均等化的实践与思考
——以甘肃定西市为例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是2035年的发展目标和基本任务。破解城乡基础金融服务发展不平衡难题,既是基础公共服务均等化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乡村振兴战略顺利实施的重要突破口。甘肃定西作为西部欠发达农业地区,近年来金融支农资源持续增加、农村金融服务持续改善,为打赢脱贫攻坚战贡献了重要力量,但城乡基础金融服务发展不同步、质量差距大等问题仍然较为突出,亟须深化农村金融改革,优化城乡金融资源配置,为城乡融合提供有力的金融支撑。

  提升城乡基础金融服务均等化的举措及成效

  (一)以农村金融综合服务室(简称“农金室”)的全覆盖打通农村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城乡基础金融服务均等化要求金融机构必须加强与地方政府积极合作,支持农村基础金融设施提档升级,统筹城乡基础金融设施一体化发展。近年来,定西市按照“有牌子、有场所、有人员、有设备、有制度、有培训、有考核”的工作要求,将农金室建设作为完善农村金融组织体系、提高农村金融服务覆盖率、可得性和满意度的重要抓手,目前全市1887个行政村全部建立农金室,覆盖率100%,每个农金室至少配备业务人员4名,协助开展小额信贷、助农存取款、农业保险、农户信息采集业务,组织开展反洗钱、反假币和防范非法集资等金融知识和政策的宣传培训等工作,在改进金融服务和推动农村金融生态环境建设方面进行了有益探索。

  

人民银行定西市中心支行党委书记、行长许朝阳 (前排左一) 在甘肃省定西市临洮县新添镇调研花卉产业发展及金融服务需求情况。

  (二)以助农取款服务点建设推动全市农村基础金融服务水平不断提升。为推动农村地区基础金融服务发展,不断满足农民的支农补贴资金、日常小额取现、余额查询等基本金融需求,人民银行定西中支指导辖区金融机构建立了全市行政村全覆盖的助农取款服务网络,并不断升级服务点机具设备和系统功能,拓展服务项目。截至目前,全市农村地区共设立银行物理网点334个,建成助农取款服务点3384个,村均1.79个。辖区金融机构还通过布放农金通、助农通、裕农通等升级设备进一步完善助农取款服务点功能,能开展便民缴费、话费充值、补贴发放、跨行转账、电商服务等,不断拓展和丰富服务点服务职能和功能。

  (三)充分利用新型支付工具提升农村基础金融服务便利化水平。2018年以来,定西市以陇西“云闪付引领县”,安定区、临洮县“云闪付之城”为建设重点,深入实施移动支付便民工程建设,不断推进农村便利化支付手段的应用,先后实现“全市行政村金融基础设施100%全覆盖”和“手机支付100%全覆盖”目标。截至目前,定西市云闪付APP累计绑卡用户77.33万户,支付月活用户5.67万户,全市云闪付APP新增绑卡数、支付月活用户数、新增小微商户数、交易量等指标均位居全省市州第一。同时,紧密围绕乡村振兴战略,针对农产品收购现金交易的“瓶颈”障碍,探索“农副产品收购”非现金收储,率先在全省开展银联产销服务农产品收购模式,有效提升了农村基础金融服务便利化水平。

  (四)从推动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入手不断优化农村金融生态环境。信息不对称是导致农村地区基础金融服务普及程度低的重要原因,针对这一问题,人民银行定西中支从推动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入手,持续推进“三信”创建和评定活动,指导辖区金融机构实施差别化的“一揽子”金融惠农政策,重点在信贷额度、利率、期限、便捷等方面与农户的信用等级挂钩,切实将农户信用评级结果引入到贷款审核过程中,使信用农户获得实实在在的好处。目前利用“甘肃省农(牧)户信用信息管理系统”,累计采集农户信息32.11万户,覆盖面达50.74%。

  (五)从加强农村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着手推动开展金融支持宣传教育。要做到基础金融服务均等化,还应对农村居民提供基础金融教育和权益保护等服务。为促进农民金融素养水平的提升,辖区金融机构积极组建宣传小分队,将基层网点、金融便民服务点、农村普惠金融服务点、金融流动服务车、背包银行等服务载体作为政策宣传点,面对面地向农民宣传金融知识,着力推进金融知识下乡进村。同时,建立健全农村地区金融消费维权机制,明确消费者投诉受理流程及处理程序,为农村地区消费者投诉提供必要的便利,确保投诉渠道畅通。

  当前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农村基础金融服务设施的升级难度较大。目前农村地区多数农金室、助农取款服务点都设在村委会、超市或农户家中,随着农村经济中心和人口不断向县市转移,大量农村人口和金融业务萎缩,设立和维护农村金融服务网点的成本不断上涨。以辖区岷县农商行为例,其建设服务点分为“三农”终端服务点和惠农终端服务点两种,机具投入共计349.5万元,每年人员薪酬、网络租赁和设备维修投入62.4万元左右,由于收益成本不匹配和政策支持不足,维护和升级服务点的积极性不高,现行模式可持续面临考验。

  (二)农村基础金融服务的供给结构需进一步优化。由于农村之间经济发展水平差异较大,多数金融机构倾向于在经济基础好、业务量大的农村地区设置助农取款服务点,从而导致部分农村的助农取款服务点较为集中,金融资源的布局“冷”“热”不均,影响了金融资源的利用效率。据调查,定西辖区经济条件较好的200个行政村共布设915个助农取款服务点,形成过度竞争格局,而条件较差的40个行政村由于固话线路缺失、无线通讯信号差、地区偏远等原因,仅有43个助农取款服务网点,基础金融服务供给相对不足。

  (三)农村基础金融服务的风险控制水平需进一步提高。随着农村基础金融服务功能的增加,以及现代金融工具使用范围的增加,农村地区金融服务的风险控制水平需要相应提高。部分助农取款服务点人员受年龄、文化水平的影响,在机具操作、登记簿信息登记和假币、残币识别等方面有一定的操作风险。另外,目前农村以中老年人为主,文化程度相对较低,安全意识和风险防范能力不强,手机银行、支付宝、微信等在提升农村地区基础金融服务供给水平的同时,也相应增加了信息泄露及金融欺诈案件发生的风险。

  (四)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和金融宣传工作需要进一步提升。目前,农村信用体系建设主要以人民银行地市中支推进为主,部分县区政府部门重视程度不够,创建效果不明显。而且,农村信用体系建设中仍存在数据归集量小、覆盖面窄、数据更新不及时、政务数据应用受限等问题,部门数据整合亟须加快。同时,针对农村地区的金融宣传活动整体缺乏持续性,宣传方式主要通过发放宣传折页、悬挂横幅等方式开展,宣传活动对农民的启发性不足,难以通过潜移默化方式增强农村居民的金融知识水平。

  推动城乡基础金融服务均等化的政策建议

  (一)持续提升农村基础金融服务水平。完善乡镇政府驻地作为农村区域金融服务中心的功能,构建分工合理、功能互补、服务完善的“县城-乡镇-村社”三级基础金融服务网络。积极引导金融机构下沉服务重心、延伸服务半径,保持农村地区网点基本稳定。引导移动支付便民工程向乡村下沉,推动支付结算服务从服务农民生活向服务农业生产、农村生态有效延伸,积极运用新信息技术手段降低交易成本,满足多样化的农村金融服务需求。

  (二)有效防范农村基础金融服务风险隐患。落实银行机构和支付机构巡检制度,进一步加强对农金室和助农取款服务点人员的业务培训和风险警示教育,杜绝由于业务不熟练、责任心不强、违规操作等所导致的操作风险、道德风险和违规风险。持续加强对农户的金融风险教育,有效打击非法集资、金融诈骗、洗钱等金融违法犯罪活动,进一步提高农户的风险防范意识。注重发挥好金融消费权益保护机制的作用,推进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建设,妥善化解农村地区金融消费纠纷。

  (三)进一步优化农村金融生态环境。推动地方政府将“三信”建设与乡村振兴统筹考虑,加快“三信”评定和“整村授信”。依托“甘肃省农(牧)户信用信息管理系统”,积极开展农户信息采集、系统信息和产品应用、系统互联共享等工作,加快推动建立跨部门、跨行业的信用奖惩联动机制。多层次、多渠道开展农村金融知识宣传,充分利用电视、广播、报纸、网络等媒介,借助政府平台,特别是基层村党组织和大学生村官等,采取通俗易懂、简单明了的方式广泛深入地开展宣传,普及金融知识,培训农村居民使用非现金支付工具和新兴支付方式的习惯,使农民真正享受到农村金融服务体系的成果。

  (作者系人民银行甘肃定西中心支行行长)

责任编辑:董方冉
相关稿件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