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美政府债务风险持续积累

  长期以来,美国政府依靠本国强大的经济实力和美元世界储备货币地位,通过发行美国国债向本国和海外投资人借入低成本资金,用以弥补财政赤字和扩大政府支出。这一做法无异于“寅吃卯粮”,由此带来的美国政府债务风险也正不断累积。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美国疫情反复不定,这不仅导致了美国经济复苏前景不明朗,也使得美国政府在财政刺激方面更趋激进。早在去年3月至4月,美国已推出4轮财政刺激法案,随后,9000亿美元救济法案在去年年底获得通过。继拜登政府再度加码万亿美元财政刺激计划后,今年年中,美国再度推出1.9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多轮大额财政刺激令美国债务如滚雪球般急剧膨胀。与此同时,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和刺激经济复苏,美国削减赤字或增加税收的空间大幅压缩。在此背景下,美国解决债务问题的主要对策只能延续“老路”——政府债务货币化。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8月,美国联邦债务已经高达28.4万亿美元。公众持有的美国国债余额在今年7月底达到约22.3万亿美元,较2019年底增加约5.2万亿美元,美债余额相当于今年二季度美国年化名义GDP的130.1%,较2019年底上升了21.6个百分点。

  美国政府债务的急剧膨胀使得债务上限谈判的重要性越发凸显。债务上限是美国财政部可以发行的最大债务金额,其设立初衷是通过立法权(国会)牵制行政权(政府)。但在实践中,其限制美国政府发债的作用形同虚设,美国债务上限一再突破合理尺度。自二战结束之后,美国国会已修改债务上限98次,其中大部分是将债务上限调高一定额度。2013年以来,美国国会不再直接调高债务上限,而是设置时限暂停债务上限生效,允许财政部在此期间不受限制地发债。2013年以来,美国国会已7次暂停债务上限生效。最近一次暂停始于2019年8月,当时债务上限约为22万亿美元,美国国会允许财政部继续发债直至今年7月31日。

  此前,美国总统拜登表示,如果不能提高债务上限,那么美国会马上面临首次国债违约。而这会对美国的信用造成极大的冲击。美国财政部长耶伦也表示,美国国会提高国债上限是一个必要的手段。耶伦还曾警告说,如果美国国会不迅速提高联邦政府债务上限或暂停其生效,联邦政府在今年10月可能出现债务违约,会造成广泛的“经济灾难”,甚至会引发“历史性的金融危机”。

  8月1日,暂停两年后的美国联邦政府债务上限恢复生效。由于目前美国国会民主、共和两党远未就提高债务上限达成共识,美国财政部将不能继续发债,只能动用非常规措施来腾挪举债空间和争取时间。8月2日,美国财政部开始采取非常规措施以避免债务违约。10月7日晚间,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宣布,立法者们已就短期提高债务上限达成一致——参议院以50票赞成、48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暂时将债务上限调高约4800亿美元的法案,确保美国财政部可履行支付义务直至12月3日。

  值得一提的是,这只是美国两党债务上限谈判的暂时和解,真正的大考将在12月3日来临。12月3日将是本季美债务上限之争的时间“红线”,将是决定美国政府是否“关门”的最后时刻。根据美国国会通过的政府融资议案,短期拨款法案旨在帮助美国政府在12月3日之前运行。这意味着,美国国会需要在12月3日同一天解决债务上限和权宜支出法案到期这两个问题。

  另外,自今年6月以来,美国新冠肺炎疫情再度恶化,疫情短时间内的负面影响难以消除,加之近期美国通胀数据攀高,在疫情风险和通胀走高叠加影响之下,美国政府的债台高筑问题若不能得到很好地解决,很可能导致美国经济遭遇疫情冲击、通胀以及债务危机的三重影响。换言之,如果美国爆发债务危机,很可能是系统性全方位的多层面危机,美国经济或遭遇刺激政策的反噬。

责任编辑:袁浩
相关稿件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