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高原上的金融坚守

  策划人语:

  如何平衡农村金融服务成本与效益,是普惠金融领域近年来的重要课题。而由于地理位置、人口结构、金融基础等情况,偏远地区农村金融服务成本效益平衡的难度更大,需要足够的耐心和更灵活的服务机制来缓解其中的矛盾。本期《农金周刊》依据记者的实地采访情况,以青海农牧区为例,探讨了偏远地区农村金融服务成本效益平衡和可持续性提升中的具体难点、针对性创新机制以及仍待解决的问题,以飨读者。

  摘要:

  青海农牧区金融服务成本与效益之间的矛盾在金融服务需求增加的背景下更加突出。青海农信系统在当地政府和金融监管部门的支持和指导下,根据人口、产业结构和金融服务基础,较早开始推行“双基联动”合作贷款模式,以期破解农牧区金融服务成本效益不平衡和金融意识偏弱等难题,形成适合当地的长期可持续的普惠金融服务机制。

图为同仁农商银行城镇支行行长李毛吉正在依里村进行每月一次的走访。

  当记者走进位于青海同仁市吾屯村热贡神笔唐卡画院的画室时,10余名画师正专注地进行着唐卡创作。同仁农商银行业务管理部经理洛藏才旦是当地人,他告诉记者,在这个享有“热贡艺术村”美誉的地方,小孩子到了12岁基本都会被送到画室学习唐卡,5年学成后便可以进行独立创作,其家庭收入就能有一定保障了。据画院负责人介绍,近几年画院学徒最多时能达到40余人,年收入维持在百万元左右。对比之前的家庭式画室,画院能发展到如今的规模,离不开农商银行在画院建设和发展过程中给予的两轮贷款支持。

  “但即使是这样一家已注册为企业的画院,他们也几乎没有财务报表,所有业务走账都是通过个人账户。经营主体缺少财务管理和金融意识是我们在开展相应业务时面临的重要难题。”而洛藏才旦所指出这一问题也只是青海农牧区金融服务开展过程中的众多难点之一。由于农牧区幅员辽阔、金融服务半径大,生产活动所涉及的信用信息难以被纳入征信体系,且在过去当地长期存在金融服务短板,同等的金融服务供给往往需要更多时间、人力和财力作支撑。这一成本与效益之间的矛盾在金融服务需求增加的背景下更加突出,因此2016年青海省被人民银行确立为普惠金融综合示范区后,青海农信系统在当地政府和金融监管部门的支持和指导下,根据人口、产业结构和金融服务基础,较早开始推行“双基联动”合作贷款模式,以期破解农牧区金融服务成本效益不平衡和金融意识偏弱等难题,形成适合当地的长期可持续的普惠金融服务机制。

  难以对接的金融供需

  从山脚下沿着盘山路行驶约半小时,记者在隆务镇依里村见到了同仁农商银行城镇支行行长李毛吉。

  “这并不是我们支行服务辖区内最偏的一个村,不过已足够有代表性。”据李毛吉介绍,依里村居住的都是少数民族,他们鲜有人外出打工,主要的生产经营方式和收入来源是游牧。事实上,农牧业经营收入都具有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易受到自然和市场的影响;而与农业和规模化养殖不同的是,游牧民放牧地点、饲养数量不固定,其生产经营信息数据更难以取得。再加之其普遍没有培养起储蓄习惯,因此,金融机构很难通过常用方式进行金融需求挖掘和贷款风险防控;同时,因为存款是银行机构重要的资金来源,除了服务半径大、维护成本高等客观因素,储蓄不稳定也间接推高了银行的资金成本——这是银行机构在过去缺乏下沉动力,也很难服务好农牧区经营主体的重要原因。

  “另外一个原因是当地不少农牧民确实也有不良征信记录。”服务辖区同样属于牧区的刚察农商银行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信用建设工作刚开始推进时,他们发现不少农牧民都贷了农行在2000年后发放的5000元政策性扶贫贷款。考虑到成本,当时部分偏远地区的贷款后期没有回收,但也形成了不良记录,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农牧区的信用环境,也使得后续的金融服务无法正常提供。“为了防范风险,当时包括我们银行在内的不少机构将贷款发放业务收归总行一级。农牧民要想贷款就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资金成本。”上述负责人表示。当时,更多的农牧民甚至倾向于选择民间借贷或高利贷,这进一步恶化了当地的信用环境。

  对于像同仁市、刚察县这样的地区,信用环境建设不能单纯地以提升信贷服务覆盖面为唯一目标,而是要从增强当地农牧民的金融意识和养成良好金融习惯入手,这一方面可以促进其生产生活的稳定;另一方面,当地的正规金融服务开展在相对稳定的资金来源和更丰富的产业结构下才能够更可持续。出于这一考量,在完善基础金融服务、不断推进业务线上化水平的基础上,青海农信开始探索建立与基层党组织的联动机制,互派负责人员,形成金融需求对接、信用评定、风险防控等多方面的合作。

  政银“联姻”下的服务突破

  青海农信的双基联动采取选派人员相互挂职的“双挂”方式予以推进。

  李毛吉兼任着10个行政村的双基联动挂职“副书记”,掌握着1433户农牧民的信贷相关信息。在她看来,双基联动合作贷款机制中,基层村委党组织选派到农商银行的兼职“副行长”和农商银行派出的挂职“副书记”的职责重点是不同的。“双基联动挂职‘副书记’更多的工作在于引导和宣传,包括提供金融服务业务咨询、负责金融知识、信用工程建设宣传以及贷款营销、调查、发放和贷后管理工作的梳理;而基层党组织选派的兼职‘副行长’则负责协助银行确保信用评定中信息准确性,以及贷中贷后信息变动和风险因素的提示工作。”

  不过在此之前,形成示范效应和全面的信用修复工作必不可少。在双基联动机制探索初期,同仁农商银行在辖内信用较好的村里挑选出了部分无不良征信记录、有生产经营内容和还款能力的农牧民,根据其资金需求和资质给予5000元至5万元不等的信贷支持,以此引导农牧民形成寻求正规金融服务支持的意识。与此同时,该行针对非主观恶意拖欠逾期贷款的客户主动采取收回再贷、分期收回等方式,帮助失信人员修复信用记录,重建信贷关系,有效化解了失信人员贷款难问题。“包括对仍在进行民间借贷的潜在客户,”李毛吉表示,“我们也引导其在还清已有贷款的基础上,来尝试我们银行更方便且低成本的贷款服务,以逐步优化当地的金融环境。”

  如今,依里村在双基联动合作贷款工作的全面推进下,已逐步形成了正规金融服务与当地农牧民收入之间的正向推进。依里村村支部书记冷本加表示,金融活水的注入让农牧民看到了除放牧之外发展其他产业的可能性,村子里现在有不少出去跑运输的,有的还做起了生意。截至今年9月,同仁农商银行已累计评定信用乡10个、信用村49个、信用户11240户,信用户评定覆盖面达72.81%;双基联动工作开展至今已累计发放小额信用贷款14173笔4.64亿元。“从我们金融服务供给的角度看,提供服务的边际成本确实在不断降低,双基联动机制在确保风险可控的基础上让信贷业务量有了极大提升,这让我们看到了持续进行业务下沉的可能。”同仁农商银行负责人说。

  结合产业特性的机制优化

  双基联动合作贷款机制不仅帮助依里村农牧民扩展了经营内容,还支持刚察县宁夏村牧民实现了高效放牧。

  “青海这边的藏系羊如果单纯依靠放牧的话,生长周期一般在一年左右;在高校科研结果的支持下,宁夏村牧民将放牧和饲料喂养相结合,将羊的生长周期缩短到了3个月左右。这一方面减轻了草场压力,避免了过度放牧,另一方面也使得牧民纯收入有所提升。”宁夏村原党支部书记才保介绍道。养殖周期的缩短和方式的变化,使得牧民的资金需求额度、频率都有所上升。“羊羔购买成本只是一方面,从前几乎没有饲料支出,如今饲料拉升了畜牧成本,另外饲料养殖对防疫的要求也更为严格,这也是支出增加的原因;养殖周期的缩短也意味着这个过程中资金需求频率的提高。”

  为了更充分满足农牧民信贷需求,刚察农商银行将信用户贷款最高额度提升至20万元;除了双基联动的基本机制之外,该行还前置了权责划分和尽职免责的工作。据相关负责人介绍,该行目前的贷款客户和潜在客户以个人为主,在业务数字化和客户群体数字化程度较弱的情况下,尽职免责机制设置的合理性对一线客户经理贷款发放的责任意识和意愿很关键。该行一方面审慎处理评级工作,做好信息真实性验证和公示;另一方面有关支行每个月都会同基层党支部针对授信用信工作展开座谈,以保证具体问题、困惑、潜在风险能实现及时处理。在产品对应的信用额度之内,支行都有权进行发放和处理。

  除了银行层面,当地农牧民之间也形成了互相监督和互助的模式。才保介绍说,宁夏村共有农牧民96户,为了更好管理并培养农牧民的金融意识,评级一致的农牧民10户一组被分为多个小组。农牧民信用贷款按季付息,但考虑到生产养殖周期,农牧民难免有资金周转不开的情况。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同一小组的农牧民可以先帮助付息,这样保障了村级整体信用等级,同时农牧民之间的相互监督进一步加深了良好金融意识和行为的形成。上述农牧民内部形成联保小组的模式相当于进一步提升了银行服务的效率,已被推广到了刚察县的很多其他乡镇。

  情况类似的还有同仁县的唐卡产业。通过分析中长期数据,同仁农商银行发现随着部分主体的规模化发展和中间环节的增多,唐卡产业容易在某个时间段内出现资金流特别大的情况,因此这一产业内的部分主体较难做到金融监管部门规定每月付息或分期还款。考虑到这一具体的产业特征,同仁农商银行在推出专属信贷产品的基础上,对不同环节主体和相应的家庭生产内容设计相应的资金使用周期和还款计划,以进一步降低贷款主体出现逾期的可能性,确保产业主体长期享有获得普惠金融支持的可能性。

  双基联动机制推进至今,青海农信已累计选派“双挂”人员4700余人,双基联动办公室覆盖全省近80%的行政村,惠及农牧社区66万户老百姓;双基联动合作贷款余额近250亿元,占各项贷款余额的33%以上。高原上的金融坚守不只需要扎根县域、服务当地的决心和耐心,在资金、运营成本偏高的情况下,如何探索出适合且相对完善的金融服务机制是做好高原上金融服务的关键。从这个方面看,青海农信已踏实地迈出了第一步。

图为画师在热贡神笔唐卡画院的画室中进行唐卡创作。
本文图片 宋珏遐 摄

责任编辑:原健凇
相关稿件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