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气候学家获诺贝尔物理学奖 全球气候变化风险受到关注

  今年瑞典皇家科学院将诺贝尔物理学奖同时颁发给美籍日裔科学家真锅淑郎、德国科学家克劳斯·哈塞尔曼以及意大利科学家乔治·帕里西。90岁的真锅淑郎和89岁的哈塞尔曼因为在地球气候预测模型和预测全球变暖方面的工作获奖,73岁的帕里西因为解释了物理系统中的无序状态而获奖。值得一提的是,这是诺贝尔物理学奖设立以来首次颁发给气候学家,也凸显近年来人们对于气候变化及其风险的关注度持续提升。当下,如何推进全球气候治理合作、管控气候变化风险正是大众关注的焦点。

  极端天气频发 全球气候风险持续上升

  从德国洪水泛滥,到俄国远东地区火灾,再到北美飓风,近年来全球极端天气频频发生,引发大众关注。事实上,自人类进入工业文明时代以来,在创造巨大物质财富的同时,也打破了地球生态系统平衡,人与自然深层次矛盾日益显现。全球变暖、生物多样性丧失、荒漠化加剧、极端气候事件频发,给人类生存和发展带来严峻挑战。联合国发布的数据显示,过去10年是全球有记录以来最热的10年,温室气体排放是300万年以来最高位。而温室气体带来的极端天气频发,俨然已成为蛰伏在暗处的“灰犀牛”,随时威胁着全球经济的发展。

  一方面,气候变化直接带来了物理风险,气候变化会降低生产力,造成产出下降;气候冲击会影响人类健康、婴儿死亡率等,进而降低人力资本水平;剧烈的气候变化将引起频繁的资本调整,进而会削减资本的使用寿命,加速资本贬值。另一方面,就金融领域而言,气候变化可能使更多资产风险溢价上升,抬升部分资产的价格。例如,过去10多年来,与灾害风险挂钩的债券市场规模持续增加,风险溢价上升,但日后风险的不确定性将削弱这类风险分摊机制的效果。不仅如此,气候变化问题引发的市场风险可能存在顺周期性。由于各类投资者的组合可能存在相似性,一旦环境风险出现导致资产价格上升,可能会同时冲击不同金融机构,存在顺周期性,引发金融风险集中爆发。此外,气候风险可能通过主权信用评级、跨境渠道等,对金融体系产生影响,发展中国家受影响更显著。

  气候模型逐步完善 人类环保意识不断提升

  为了能更好地了解气候变化以防范其带来的风险,科学家们也作出了巨大的努力。此次获奖的三位科学家研究方向都是“复杂系统”,气候是其中之一。帕里西的研究主要围绕亚原子粒子,预测它们为何以及如何以看似混乱的方式运动,而真锅淑郎和哈塞尔曼所关注的则是塑造我们日常生活的大规模全球力量——天气和气候。

  早在20世纪60年代,真锅淑郎领导开发的物理模型就将对流引起的气团垂直输运以及水蒸气的潜热纳入其中,真锅淑郎的模型表明,二氧化碳对气候变化具有显著影响。当时的科学家们已经知道,二氧化碳会捕获大气中的热量,而真锅淑郎的研究让科学家们可以根据碳排放量的多少,预测气候变化的程度和速度。通过计算他发现,当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含量增加到2倍时,地面温度将上升2.3摄氏度。而哈塞尔曼在真锅淑郎的研究基础之上“创造了一个将天气和气候联系起来的模型”。与此同时,他还开发了识别特定信号、指纹的方法,使得自然现象和人类活动都在气候中留下印记。

  如今,气候模型变得越来越完善,结论的准确性也越来越高,人们对于环境保护的意识也在逐步提升。真锅淑郎在获奖后曾表示,之所以能够得奖是因为评审“选择了对当今社会至关重要的东西。”

  可持续发展成趋势 全球经济掀起低碳转型新浪潮

  随着经济发展越来越受到资源和环境容量的制约,眼下各国正协力掀起一轮绿色发展的新浪潮。2015年12月,《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近200个缔约方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达成《巴黎协定》,为2020年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作出安排,标志着全球经济活动开始向绿色、低碳、可持续转型。

  目前,《巴黎协定》已经进入全面实施阶段,要实现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升高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21世纪下半叶温室气体净零排放的目标,全球每年需要新增投资数万亿美元,推动环保新科技研发、环保基础设施建设和更新改造。这些项目投资期限长且金额巨大,存在庞大投融资需求,为全球经济创造出新的增长点,也为绿色金融发展提供了广阔市场空间。

  我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在这方面作出了巨大的努力。2016年9月,在中国的倡议下,G20绿色金融研究小组正式成立,G20峰会发布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公报》首次将绿色金融写入其中。G20绿色金融研究小组发表的《2016年G20绿色金融综合报告》明确了绿色金融的定义、目的和范围,识别了绿色金融面临的挑战,提出了推动全球发展绿色金融的7个选项,成为国际绿色金融领域的指导性文件。而在减排方面,去年9月,中国提出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目标,这体现了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坚定承诺和大国担当。

责任编辑:杨喜亭
相关稿件
百度